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吴铭:新孟母三迁

2021-05-06 11:01:3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孟母一个人带着年幼的小轲,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她很重视环境对孩子潜移默化的影响,为了防止坏人把孩子教坏,她想选一个社会环境良好的地方居住。

  这个地方,是最高级档校,里面出入的都是党政高级知识分子,衣冠楚楚,一表人才,孟母很高兴,她想,这个地方的社会环境好,必然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于是,她在这附近住了下来。这天,该学校举行党史讲座,由该校最著名的党史专家主讲,一大群高级人物听讲。孟母想,这样的讲座应该让小轲听一听。于是,便带着孩子去旁听。但是,听来听去,主讲者讲到传统文化、讲到西方文明、讲到爱国主义、讲到民族崛起,就是不讲有关阶级立场、阶级斗争、阶级分析法等之类的内容。孟母很吃惊,她想,不讲阶级立场、阶级斗争、阶级分析法,如何能讲得清党史、国史、军史、革命史?如何讲得清楚共产党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理想信念?如何辨别是非、区分敌友?如何讲得清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反修正主义?如何讲得清大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新中国建国后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如何讲得清楚中国政权的性质、宗旨、革命精神、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如何讲得清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传统文化、西方文明如果能让中国摆脱帝、官、封三座大山的压迫,还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做什么?不讲清土地革命,共产党不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了吗?总之,讲不清毛泽东思想,不就是忘恩负义、数典忘祖吗?再说,民族主义,孟母更加反感,我大中华历来讲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海之滨,莫非王臣”,“天下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可是这主讲人既要弘扬传统文化,又要搞民族主义,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孟母很生气、很失望、很难过,她想,不能让孩子居住在这些人的附近,必须立即搬走;不然,孩子可能受其玷污也逐渐会变得数典忘祖、忘恩负义的。

  于是,孟母二话不说,拉着小轲的手,背上背包,搬家了。

  前面不远处,有一所世界著名大学,考入该校者,皆为中国各省的学霸,尤其是该学校大门上题写的校名,“某某大学”,四个大字,苍劲有力,卓异不凡。孟母想,这所大学必然人文荟萃,居住在这大学附近,必然有利于孩子的成长。

  这天正赶上这大学建校110周年校庆,整个学校搞得花里胡哨,到处都很热闹。学校大门口,鼓乐喧天,虽然音乐有些难听,但是,孟母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突然,一阵别样的音乐声起,二十几个女孩,身着奇装异服,半身赤裸,衣衫不整,随着音乐节拍,跳起了稀奇古怪的舞蹈。孟母看了半天,这叫什么舞蹈呀?这么恶俗,孩子要是看了这舞蹈,难道不会学坏吗?孟母叹了口气,低声抱怨:“这舞蹈太丑了、太恶俗了、太少儿不宜了!”旁边一位教授模样的人接下她的话茬说,“你真没见识、没文化,这叫美国女权舞!你欣赏不了的。”孟母“哦”了一声,很生气地反诘道,“原来是美国女权舞,怪不得这么丑、这么恶俗、这么少儿不宜。”教授很生气,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冒犯,“你这个乡下老太太认识几个字,美国,人权,文明,你懂吗?”孟母瞥了这人一眼,说,“有什么不懂?美国,不就是鸦片贩子、奴隶贩子、种族灭绝狂吗?不就是支持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吗?不就是新中国刚一成立,就侵略朝鲜,进而侵略中国的吗?立国200多年,它长期欺负中国人、欺负全世界人民,也欺负他们自己的人民,杀人放火,偷盗抢劫,无恶不作,毫无底线,尤其对中国,没有做过一件好事,谁不知道?它有什么人权女权?一个屁大一点的疫情,死了快60万人了,确诊了三千多万。还好意思提人权、女权。这些事,你懂不懂呀?”教授模样的人,有些激动,“我在哈佛、耶鲁做过一年零七个月零两天加四小时的访问学者,我还是美国民主基金会、自由基金会、麦克阿瑟基金会资助的重大课题的研究专家,写过好几十本书了,SCI上有不少我的大作,你居然说我不懂。岂有此理!”孟母说,“怪不得你讲话如此缺乏常识,原来是哈佛、耶鲁的访问学者,原来美国人这么资助你的研究课题。你的无知恰是因为你的这些丢人的经历。”教授大声说,“你知道吗?跳舞的都是各省的‘学霸’”?“既然是各省的学霸,你们就应该教她们学好,就不应该教她们这些乱七八糟的舞蹈。你们这是误人子弟!”孟母不等这人再说什么就,扯起小轲的手,立即离开这个大学。她觉得,要是让孩子离这大学近一步点,就会让孩子学坏。

  到哪里去呢?前面有一个“经济学院”,“经济”两个字,孟母想,应该是“经世济民”的意思,这,对孩子是有好处的,有利于让他树立远大理想,为国为民。孟母接受了前两次著名学校的教训,这次,她决定好好考察一下,究竟这些人怎么搞经济。恰好,仍然是一位著名学者,据说是著名经济金融学家,还是国家什么委员会的副主任、顾问之类,也是著名企业的高管,头衔很长很长,正在讲企业经营学和青年成功学,他在上面讲得口吐莲花,下面听得如痴如醉。孟母觉得这应该值得一听。可是,这人讲来讲去,无非就是如何赚钱、如何让自己比别人赚的钱更多,如何把别人的生意挤垮,再也没有其他内容。孟母想,这不就是小贩思维吗?什么营销、市场、五百强、先进推销理念、企业家、主体地位、现代国际关系之类,讲来讲去,就是一个小贩的口吻、小贩的头脑,顶多是个奸诈会计,哪有什么经世济民的意思?让小贩做市场主题,不就是欺诈横行吗?不行不行,不能让孩子跟这些人学。

  看来,这城市不容易找到适合孩子成长的地方了。

  怎么办呢?孟母很忧愁。她常常给小轲讲,只要不学某高级档校的数典忘祖、忘恩负义,不学那个世界著名大学的崇洋媚外、自轻自贱,不学某经济学家的小贩思维,孩子你就是学坏,也坏不了哪去。

       【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原载公众号“吴铭再评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看手机最快开奖现场直播,手机自动报码现场直播手机,手机看开奖现场直播报码,同步报码手机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