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食品安全

拜耳先正达的剧毒农药包衣种子,提高不了产量却污染环境

2021-05-04 15:59:06  来源: 食物天地人   作者:侯赏
点击:    评论: (查看)

  导语

  包衣种子在当今农业领域应用很普遍,从小麦、玉米、水稻到各种蔬菜等种子都有使用,那什么是包衣种子呢?就是在其表面通过人工方法加一层胶囊包裹起来的种子。在这层胶囊中加入了农药、肥料、除草剂以及植物生长调节物质及弱毒病毒等,以保护和催进发芽及发育,大大提高种子的萌发率。

  可以说从包衣种子开始就为食品安全和生态环境埋下了巨大隐患。除此之外,市场经济无序化生产也造成了种子过剩,而包衣种子根本不能用来食用,其中很多就用来做生物燃料,但在处理过程中很容易污染环境而影响健康和生态。

  作者 |Carey Gillam,WILLA CHILDRESS

  编译丨守拙 球球

  校对丨亦静 侯雷

  编辑丨侯雷

  排版|Liu

  一、异象背后的生物乙醇工厂

  对于内布拉斯加州米德镇的居民来说,第一个异象是臭味,某种东西腐烂的味道。人们出现眼睛、喉咙发炎和流鼻血的情况。之后,蜜蜂开始成群地死亡,小鸟和蝴蝶迷失方向,狗狗们瞳孔放大、走路摇摇晃晃。

  经过多次向州及联邦政府投诉以及内布拉斯加大学一名研究员的调查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一个不太可能的嫌犯——一家乙醇工厂。它是一家名为欧立腾(AltEn,编者注:此文内皆指美国这家公司,与其他同名公司无关)的化工企业,和美国其他许多同类公司一样把玉米制造成生物燃料。

  欧立腾被认为是一家环境友好型公司,因为它生产乙醇的原料是玉米等高淀粉谷物,年产量约2500万加仑(约等于9.5万立方米)。监管机构普遍称赞这是一种环保的汽车燃料生产方式。而且生产乙醇的同时通常还会产出一种叫做酒糟的副产品,作为有营养的牲畜饲料出售。

  但与美国其他203家乙醇工厂中的大多数不同的是,欧立腾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是涂有杀菌剂和杀虫剂的包衣种子,其中包括新烟碱类杀虫剂。

  公司负责人宣称欧立腾是一个“回收站”,可以帮农业公司解决掉供给过剩的经农药处理的种子。这种策略使得欧立腾公司获得了免费供给的乙醇原料,但也使其生产出因杀虫剂含量过高而喂不了动物的废弃物。

  事实与之相反,欧立腾一直在囤积发酵谷浆,这种谷浆臭气熏天、呈石灰样绿色,重达数千磅,部分被当作“土壤改良剂”分配给农田用,其余则堆积在自家工厂的场地上。

  二、令人震惊的杀虫剂含量

  一些研究人员称,正是这些废弃物严重污染了水和土壤,可能还对动物和人类的健康构成威胁。他们指出,州政府官员下令进行的测试发现欧立腾公司废物中的新烟碱含量比安全水平高出许多倍。

  “有些记录里的(新烟碱)含量简直是离谱。”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的律师丹·雷切尔(Dan Raichel)说,该委员会一直与学术界和其他环境保护组织合作,监测米德的环境状况,“如果我住在那个地区,有那样高含量的新烟碱进入水和环境,我会为自己的健康担忧。”

  值得注意的是,雷切尔和其他调查者都说,米德的情况是一个警告——也是一个例证,它说明了需要对拜耳股份公司和先正达等大公司销售的涂有农药的包衣种子进行更严格的监管。

  美国环境保护署(EPA)认为,针对特定的杀虫剂,食物和水中的新烟碱类安全含量最高浓度为70ppb(十亿分之七十)。该机构为“水生生物”淡水无脊椎动物设置了不同的有害物接触安全基准浓度。比如对于新烟碱类杀虫剂,噻虫胺的基准是11ppb,噻虫嗪的基准是17.5ppb。

  该州环境部门在对欧立腾的公司资产进行检查时,在它的许多大型废料山中检测到一座竟含有令人震惊的噻虫胺,浓度高达427,000ppb。据内布拉斯加州农业部组织实施的检测显示,噻虫嗪浓度的检测结果也高达85,100ppb。

  在欧立腾工厂一个排废水的泻湖中,检测到噻虫胺的浓度为31,000ppb,噻虫嗪浓度为24,000ppb。而且就在这里,发现了第三种名为吡虫啉的有害的新烟碱类农药,浓度为312ppb,环保局设定的水生生物接触的吡虫啉基准是0.385ppb。欧立腾的泻湖系统容量大约为1.75亿加仑。

  在厂区泻湖中还发现了其他10种高浓度的农药。州监管机构在10月给欧立腾的一封信中指出,包含噻虫胺和噻虫嗪,欧立腾使用的玉米中至少有4种已知“对人类、鸟类、哺乳动物、蜜蜂和淡水鱼类”及其它生物有害的农药。

  州政府在信中还表示,该厂“不遵守”各类污染防治规定,担心欧立腾没有妥善处理废弃物,有可能造成“短期和长期的地表水和地下水”污染。

  三、远超边界的污染扩散

  米德的居民说,他们担心那些没有被控制在厂区泻湖内的废弃物污染。除了那些(作为改良剂)进入农场扩散到土地中的之外,似乎还有更多的废弃物从废水湖中渗出并溢出到邻近的水道中。

  欧立腾公司一直将其废水排入土地。一些米德的居民担心他们赖以生存的井水现在已经被污染了,而研究人员也担心供应整个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地下蓄水层可能也受到了污染。他们还对两年多来监管部门在保护社区方面的失职表示很不满。

  米德规划委员会前主席乔迪·怀布尔(Jody Weible)也在试图寻求州政界领袖和监管机构的帮助,以处理她所说的从欧立腾产生的“毒药”。该工厂距离她住了34年的家只有大约一英里。

  “我已经给环保署、水务、自然公园和环保人士发了邮件,几乎所有我能想到的人都发了。”怀布尔说,“他们都说无能为力。”

  住在工厂附近的其他居民也向州政府反映了人们患怪病、鸟类垂危或死亡的情况。

  在接到多起投诉后,内布拉斯加州农业部下令欧立腾停止向农田排放废弃物。但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废弃物堆积在乙醇厂或被冲入其泻湖。欧立腾公司已经开始焚烧一些废弃物,还把“生物炭”装在袋子里储存在厂区外面,这让当地居民更加担忧。

  该州监管机构表示,他们没有对厂区以外的水、土壤或植被进行检测,也不知道欧立腾废料扩散是否可能带来更大范围的危害。但内布拉斯加大学研究蜜蜂健康的研究员朱迪·乌斯玛特(Judy Wu-Smart)做了一些测试,她说,毫无疑问,该工厂的污染已经扩散到了远超其边界的地方。

  乌斯玛特在从植被中发现新烟碱残留,并追踪检测连接内布拉斯加大学土地和欧立腾的水道后,她担心高浓度新烟碱的大范围污染正在对环境造成伤害,也可能对生活在该地区的人们造成伤害。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蜜蜂只是一个生物学指标,说明存在某些严重的问题。”玛特说,“我们迫切需要研究新烟碱对当地社区和野生动物的潜在影响。”

  新烟碱通过植物根部在生长过程中被吸收,可在环境中持续存在多年,它与其他杀虫剂一同因被称为“昆虫末日”而遭受谴责。这种杀虫剂还被认为与白尾鹿的严重缺陷有关,从而加深了人们对这种化学品可能伤害包括人类在内的大型哺乳动物的担忧。

  欧盟2018年禁止在户外使用新烟碱类噻虫胺、吡虫啉和噻虫嗪,联合国表示,新烟碱危害极大,应该“严格”限制使用。但在美国,新烟碱却被广泛使用。

  密歇根州立大学昆虫学助理教授梅根·米尔布拉斯(Meghan Milbrath)表示,欧立腾的做法所带来的影响范围“远远超出了米德”。

  “正如我们在这里所看到的那样,处理不当的种子可能会导致严重的污染,破坏生态系统并置当地群众于危险之中。”米尔布拉斯说。

  内布拉斯加州环境和能源部(NDEE)表示,他们对蜜蜂死亡的缘由“没有意见”,但对此事没有“管辖权”。该州机构表示,他们在持续“审查该工厂的运营和活动”。

  居民们说,当该市在2018年批准新工厂时,他们不知道将在工厂加工经过处理的种子——他们以为欧立腾公司将使用未经农药处理的饲料玉米。事实证明,在与拜耳、先正达和陶氏等跨国种子公司签订了长期合同之后,该乙醇工厂成为美国仅有的两家加工杀虫剂处理过的种子的工厂之一。截至2020年,欧立腾一直在加工全美98%废弃的处理后种子,每日加工量在60到90万磅之间。

  四、社区居民的担忧

  在工厂运营的近三年中,米德镇居民(其中一些人离工厂不到一英里)开始出现各种健康问题,例如突然流鼻血,慢跑时昏倒,不断咳嗽。自2018年以来,已有50多个社区成员就这些问题以及牲畜健康、死亡问题和“蜜蜂死亡”(突然的蜂群崩溃)提出了正式投诉。对于一个少于600人口的社区,有50份投诉已经格外多了。

  今年年初,州监管机构最终下令关闭该工厂,直到可以处理掉其堆放的废物为止。欧立腾最初是把这些废物作为土壤改良剂出卖给农民的,之后才收到该州的“停售”命令。该工厂本来必须在3月1日之前清除废物,但欧立腾选择忽略这些命令。更糟的是,2月下旬,这家现已关闭的工厂的一个400万加仑容量的储罐上冰冻的管道爆裂了,导致的乙醇泄漏事件影响到了距离该工厂四英里之外的地方。

  现在,内布拉斯加州正在因欧立腾未能收拾它的烂摊子而提请诉讼。然而,曾经见过邻近企业倒闭的居民担心工厂破产后,废物将永远无法清理。

  由于米德镇的灾难被地区和全国新闻媒体铺天盖地报道,内布拉斯加州立法机构也已加紧步伐,推动新法案出台,以限制该州范围内中的乙醇工厂中使用经过杀虫剂处理的种子。到目前为止,这项法案在内布拉斯加州一院制的立法机关中顺利推进着。对于米德居民来说,这是一个好兆头,但没有企业反对的声音很令人不安。如果内布拉斯加州成功地淘汰了在乙醇生产中使用经过杀虫剂处理种子的做法,那么我们很可能会面临一场全国性的“打地鼠”游戏——因为其他州就将面临加工这些种子的压力。

  尽管这场灾难的规模令人震惊,但并不令人意外。米德灾难般的现状完全与我们破碎的监管体制有关——长期以来,这种体制一直没有对用杀虫剂处理种子的方式采取预防监管措施,同时遮蔽了公众让他们难知其危害。

  五、公司的骗局?

  处理种子是新烟碱类农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一类杀虫剂)最常见的用途之一。研究人员还发现,新烟碱对授粉动物和其他无脊椎动物具有剧毒,对鸟类和包括人类在内的大型哺乳动物构成了巨大的风险。在播种期间和播种后,经过处理的种子易于漂移(“扬尘”)并渗入水道和邻近的农作物中。由于它们的广泛使用,科学家们担心害虫会获得耐药性,草甘膦等其他广泛使用的农药就面临着这种情况。

  我们谈论问题的影响范围有多大?在美国,约有三分之二的大豆种子和90%以上的玉米种子在出售前都经过了新烟碱预处理。虽然每年每种作物种植多少英亩存在自然波动,但像欧立腾这样的乙醇工厂每年都是方便加工那些用不上的杀虫剂处理过的种子的最终目的地,其崛起也就不足为奇了——尽管它对周围社区造成危害。

  不顾市场需求的预处理种子听起来是否只是不必要的浪费,请您看看有关种子处理效果的研究再下结论。研究人员发现,在整个北美地区,新烟碱处理过的种子并不能持续为农民提高产量或利润——数据表明,对于大多数农民而言,种子处理的成本无法收回。然而,由于无法获得未经处理的种子,许多农民无法选择是否使用这些农药。

  六、巨大的监管漏洞

  当我们寻找在传统农业中开始减少农药使用的地方时,种子处理似乎是一个理想的起点。但是,有一个小问题:种子处理没有像其他农药那样受到监管、跟踪或研究。由于存在巨大的监管漏洞种植农药包裹的种子在法律上不被认为是在使用农药。

  相反,预处理种子被归类为“处理过的物品”。这意味着,官方认为,“杀虫剂的首次使用”是发生在工厂或合作社中,而不是在农场(“处理过的物品”类别中的其他产品包括经过处理的家装油漆——处理后会驱使昆虫远离刚涂过油漆的表面)。将预处理过的种子归类到该范畴,会使研究人员无法获得每年数百万磅进入农田的杀虫剂的施用数据,而且使监管机构也无权干涉这种使用杀虫剂的方式。显然,以这种方式对预处理种子进行分类只会服务于农药行业的利润。

  七、“米德的灾难”只是冰山一角

  对于米德居民而言,我们只能希望欧立腾产生的有毒废弃物能被清理干净,社区成员能看到该承担污染责任的人站出来解决问题。州政府在逃避这一责任——3月1日期待已久的社区会议在州官员拒绝参加后被取消。不过,米德居民自然不会让这个问题被遗忘。随着事情的继续发展,它暴露出一个更大的问题:欧立腾的灾难不是异常现象,而是从头到尾破碎的监管体制的自然产物。就像社区成员在加紧追究内布拉斯加州决策者的责任一样,我们都必须加紧要求堵上经处理种子的监管漏洞——最起码要在生产的每一步都必须对这些危险的农药负责。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就可能会面临一系列不可收拾的祸患。

  米德的情况表明,变革始于地方——您所在的地方可能已经有人倡导减少新烟碱的使用。我鼓励您现在就参与这些活动,并推动建立有效的监管机制,从而保障人们的权益真正高于企业的利益。

  —END—

  文章来源:英国卫报(2021.1.10),农药行动网络评论(2021.3.10),有所调整,小标题有增改。

  原标题:1. ‘There’s a red flag here’: how an ethanol plant is dangerously polluting a US village(《 “这是一个警告”:乙醇工厂如何严重污染美国村庄》)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21/jan/10/mead-nebraska-ethanol-plant-pollution-danger

  2. The dangers of treated seeds, realized(《认识到农药处理过的种子的危险》)

  http://www.panna.org/blog/dangers-treated-seeds-realized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看手机最快开奖现场直播,手机自动报码现场直播手机,手机看开奖现场直播报码,同步报码手机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