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姬喵:中国做题家和美国做题家

2021-05-20 11:23:37  来源: 新潮沉思录   作者:姬轩亦
点击:    评论: (查看)

  之前知乎上有两个奇怪的讨论,一是关于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的支持者和拜登的支持者,哪一方是进步,哪一方是反动。知乎上不少所谓的“进步主义”支持者一看两边选民的基本盘,觉得答案不是很明显吗?认为拜登支持者进步的一方还有一个理由是,1968年的美国青年上街搞反战搞嬉皮士,是进步的,所以去年上街搞BLM一元购,反特朗普和老白男的青年也是进步的。

  另一个问题是特朗普和拜登哪个在台上对中国更好。围绕这个问题也分化出了不同的支持者。在拜登上台之前一个很有受众的观点是认为拜登上台之后会改变之前特朗普的对华政策,软化态度,中美关系回到过去等等。有一位知乎大V甚至据此声称宣传部门会很快要求停播和下架各类抗美援朝题材的影视作品。

  这两个问题其实都毫无意义,我们先讨论下第一个问题。

  美国青年进步吗?

  一九六八年的青年和现在反川普投民主党的青年是不是一批人?当然不是了。一九六八年的青年现在已经不是青年了,是社会贤达,是出钱给现在的青年去反川的人。你要说两拨青年之间的差别是什么?一九六八年的青年面临着一个社会分配不断合理,科技创新和社会财富剩余不断可以养得起闲人的社会,这样的社会,保守派的话语迟早是要被解决的,他们也就去解决保守派的话语了。但是现在的,拿着“一九六八年青年”的钱上街闹事的青年在反对谁呢?

  很可惜。现在美国占据媒体,社会主流思潮的并不是保守派,就是“一九六八年的青年”自己。

  现在美国的青年面临的并不是一个科技不断进步,分配不断优化的社会,而是面临一个科技停滞不前,分配不断恶化的社会。他们和一九六八年的美国青年有着完全不同的经济基础和教育背景。

  一九六八年的所有青年都是保守教育体系教育出来的,他们是这个体系的背叛者。

  但是现在的美国青年本身就是宽松教育体系教育出来的。本身就接受了自由派的价值观,所以他们究竟要反对谁呢?反对人口比例不断下降的老白男嘛?嗯,这样就对了,一九六八年的青年们就希望现在的青年们这么干。当然桑德斯属于一九六八年的青年中少数有良心的,但是民主党不让他上他就上不了。

  你看,体制问题。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这些底层还是会支持民主党呢?很简单,为了钱。谁给钱,我就支持谁。谁让我赚到钱,我就支持谁。谁能让我零元购,我就支持谁。为什么钱在二零二零年比一九六八年重要?我刚才说过了,一九六八年的美国是一个科技进步,即将登上月球,分配日益优化的美国,而现在正相反,现在的美国,黑人的街头文化和拉美人的家族文化已经成为城市贫民底层逻辑,无论是速度与激情还是蜘蛛侠,无论马布里的美国梦还是奥巴马的美国梦,本质上讲的都是捍卫街区,家庭的小利益。

  一九六八年的美国的普通保守派白人长辈看到嬉皮士上街,普通人是叹息,摸不着头脑,但是总觉得他们是社会,国家的孩子,他们闹总有自己的理由。虽然有史泰龙这样的不妥协者,但他不是主流。看看孩子们能闹成什么样,能建成一个怎样更好的美国,是主流。

  当时的美国有这让他们继续去闹,去闯的雄厚的社会资本。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一九六八年的青年”会建成一个怎样的美国了。

  在特朗普完全搞砸疫情的情况下,有七千万美国人认为,民主党上台比疫情要可怕得多,拜登的苛政猛于新冠病毒。

  所以,支持拜登为什么就不能是在“两个烂苹果中找一个能让我零元购,解决我亲戚黑户身份和有点小钱的那个烂苹果?

  什么时候美国大选成了“有理性,有闲工夫思考社会利益的中产阶级选择一个更好的国家领导人”的大选?事实上美国大选越来越是一个“选择一个让我接下来的四年的生活能够稍微轻松一点的总统”的大选。

  还有,如果说一九六八年的美国青年反对美国干涉越南内政,支持北越统一半岛,是进步的,那现在我们按这个逻辑猜猜看,二零二零年的美国青年会不会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统一海峡两岸?

  不要再硬套了。

  特朗普和拜登,对华没有区别

  第二个问题也很幼稚。

  理性一点的说,不管是进步主义的美国,还是保守主义的美国,都是要搞我们的。所以支持谁都很奇怪。回顾一下历史,特朗普上台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他要收缩,要汉密尔顿主义,我们轻松了,结果呢,是吧。

  同样,拜登要是上台也一样,无非是搞你的姿势不同。

  比较一下特朗普的搞法和民主党的搞法,无非是,特朗普亲自下场怼天怼地,民主党合纵欧亚怼天怼地,而特朗普末期已经其实已经开始恢复民主党的那一套,印太战略,联络欧洲,怼天怼地。两党的对华政策只会越来越像而不是越来越不一样,因为衡量对华政策的唯一标准是你这一套让中国有多疼,民主党的合纵套路好,我蓬佩奥为什么不学?特朗普的三板斧强,我拜登为什么不用?

  所以中国青年支持谁这个是有点立场先行的,这个立场并不是国家利益,而是个人喜好,有些人就是喜欢特朗普的直男风格,有些人更喜欢民主党的风格,但是无论风格如何,搞你是一定要搞的。拜登上台以来美国政坛各界的表态已经很明显了,还在幻想的人可以洗洗睡了。

  那么如果立场是国家利益的话应该是怎样呢?

  白左也好,老白男也好,谁上台都不好,但是他们左右互搏,这样非常好。我们都知道美国树大根深,但是再深的根也经不起四年左满舵,再四年右满舵,然后再四年左满舵。三十年一换风格,都不能说是没有后遗症的,何况四年。政治上短暂的左右互搏并不是说他们四年换一个对华姿势,而是说,他们每四年就必须清洗一批上一个政府的官员,这样折腾下去,美国政府内部成熟老练的业务精英将失去存在的土壤。

  中国做题家和美国做题家

  当然,我理解国内的一些人是想和民主党支持者们共情的,是试图和民主党支持者共情的。不光是上面说的喜好问题。不少涉及到了利益问题,比如去年大选结果出炉前一些某校学子送上的祝福。

  可以直接点说,这个共情的群体里的相当比例部分,正是我国做题家里的精英们。不管是赴美留学深造也好,到湾区当码农年薪百万大HOUSE也好。知乎上的高华不论说什么表演什么,其实核心逻辑只有一个,即他们认为身为一个做题家,在美国比在中国过的好。

  在高华们的立场上来说,这个逻辑可能对,但对于我们来说,这可能不是坏事,美国和中国处在完全不同的历史阶段。

  做题家这个词在美国的语境里是“nerd"(书呆子)。熟悉美国社会历史文化的读者都知道曾经美国的社会文化对nerd也是不友好的,问题是,美国这个传统已经被推翻了:

  一九六八年后,随着大学左派垄断了媒体,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这种典型nerd快速成为了巨富,nerd属性逐渐逆袭,成为社交中未必不利的标签。而膀大腰圆的橄榄球队长在高中风光过之后,如果拿不到学位,就仍然只能下沉到军队——警察——加油站等与大城市隔离开的地方,从而逐渐失血,成为loser。

  2020年的美国大选可以把我们之前讲过的美国流行文化中的美国现实再加深一遍印象:特朗普的铁杆,七千万人,普遍学历很低,相信阴谋论,高学历者都在城市,秉持进步主义价值观,支持民主党。

  也就是说,传统的美国,传统的英美文化,由于面对着信息技术+拉美移民+黑命贵+穆斯林的冲击,反而逐渐占不到一半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nerd的被统治地位被冲淡了,成为了一种调侃甚至自我标榜(当然如果你是黄皮nerd那没有用,仍然只能是被统治阶级,因为民主党的部落联盟里面没有黄皮nerd这个社群,不要觉得Nerd就会逆袭,举个例子,你要是暗矛部落的巨魔,那是自己人,问题是你要是祖尔法拉克的巨魔呢?对不起,你是经验值)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传统的英美文化在美国本土已经遭到了挑战,nerd是可以暴富并且美滋滋的,甚至影响投票结果的,nerd创造出来的facebook甚至可以让红脖子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圈地自萌。nerd文化已经威胁到了美国的步枪民主。

  而中国正好处在和美国历史进程完全相反的阶段。

  自宋朝印刷术结合科举制这一套成熟起来之后,做题家一直是社会的统治阶级的重要组成部分。做题做不好是没有社会地位的,问题是某图书管理员的钢铁意志和信息技术这一历史进程加在一起,彻底逆转了这个趋势。

  从建国开始,做题家的地位一直就比较尴尬,批量生产做题家是延续明清帝国的精英传统,但是城市压根提供不了这么多岗位则构成了建国以来各种运动的主要动力,知识分子不是臭老九这件事居然需要斗争才能够实现。不要觉得改革开放后做题家的待遇就好了,如果做题家的待遇真的好,他们出国干什么?

  恰恰相反,正是当时做题出国薅资本主义羊毛这条路还走得通,才给已经奄奄一息的明清帝国的做题家文化勉强续了三十年,才产生了这么多高华。问题是,现在已经不是第二个三十年,而是第三个三十年,欧美也没那么多羊毛好薅了,这口气眼看要续不上了。这也是很让人焦虑的事情,就算你拼了命的想和民主党共情,这种共情能产生的价值也越来越小了。

  从去年开始社会上对于做题家的讨论和焦虑越来越激烈,比如围绕某真走红的讨论,比如不断有人问高学历白菜化了该怎么办,比如各种名校硕博争抢一个基层岗位等等。

  所以可以看到全社会都会迷茫起来,去思考宋朝以来送小孩读书十几年最终出人头地这条路还在不在。这正是问题所在,以目前来说,高学历人群创造的社会价值和能享受的社会价值仍然普遍是比一般人要高的,但社会上主要的不满声音也是他们发出来的。明明已经普遍过的比一般人要好多了,为什么还会焦虑和不满呢?本质就是因为要维持自身的地位以及阶级再生产。

  所以,就玻璃心粉碎委员会的立场来看,这条路的基础在四九年以后就不存在了,这几十年也只是回光返照。为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共和国不是帝国,也不想当帝国,更无法按照帝国的思维来统治,做题做的好并不能证明你就是自己人。认为靠做题就可以一直当人上人,这是工业社会中一脑子农业社会思想的做题家的幻想。

  目前围绕做题家的讨论显示出一种历史趋势:明清帝国最后的精神遗产也要被践踏了。

  这个事好不好呢?先要弄清楚一点,这不等于读书无用论。读书无用论的前提是功利的,潜台词是读书的价值是当人上人。从公平教育,建设国家这个角度看,大批量培养做题家那是必须的,但如果把做题当人上人,阶级上升的通道,觉得自己就应该是人上人的,那是不好的。要相信不断扩大公平教育的目标最终应当是为了创造一个更公平的社会。我们的群众目前已经对资本足够反感,对官僚主义足够警惕,那么接下来还要警惕什么呢,还要警惕传统士大夫精英观念的回潮,警惕想当人上人的思维回潮。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看手机最快开奖现场直播,手机自动报码现场直播手机,手机看开奖现场直播报码,同步报码手机开奖直播,